看粉色视频的网站入口

  听见声音.三个女人齐齐向门口看过去.

  之前的娱乐八卦.安吉丽娜和吉诗雪自然也都是听说了的.只不过.照片上的女人沒有被拍到正脸.她们也沒有想到.和律擎寰闹出绯闻的女人.竟然就是冉习习.

  一时间.两个女人露出促狭的笑容.收回视线.她们又看向身边的冉习习.脸上的表情全都透着八卦兮兮的味道.

  “好了.别这么看着我了.不如让律先生做东.中午一起吃饭.”

  她主动提议着.

  哪知道.她们两个人一阵哀嚎.

  “我们马上就得返回公司.新品快上市了.大家连喝风吃土的时间都沒有.这顿饭可以不可以延后到下个月.”

  吉诗雪一脸期待地问道.一旁的安吉丽娜也不停地撺掇着:“对.延后吧.先存着.坐等利息.说不定一顿变两顿.”

  忍着笑意.律擎寰走过來.一手搭在冉习习的肩膀上.无奈地问道:“女士们.难道都不需要瘦身吗.吃两顿大餐真的不会变胖吗.”

  三个人异口同声:“不需要.”

  他只能用手捏捏眉心.故作无奈地回答道:“那好吧.你们定时间.定地方.我一定全力配合.”

  见大老板发话.安吉丽娜和吉诗雪这才兴高采烈地离开.赶回公司继续处理手上的工作.

   粉粉嫩爱猫少女美拍有种棉花糖的味道

  临走之前.她们依依不舍地同冉习习告别.彼此交换了联系方式.还约好了等新品上市之后.一定要好好聚一聚.

  “你沒告诉她们.你一个月以后就要返回巴黎了.”

  律擎寰走近.伸手环住冉习习的腰.习惯性地把下巴支在她的肩膀上.叹息着说道.

  她用手抓了抓他的下颌.动作熟稔得就好像在给一只狗抓痒.轻声说道:“离别总是伤感的事情.我不想太早说出口.大家难得重逢.何必一定要急着去冲淡这份喜悦之情.”

  他不再说话.只是用下巴轻轻蹭着冉习习.惹得她不断地嚷着好痒.想要闪躲.

  “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.你是害怕.一个晚霜不足以令‘硫觅’打赢这场翻身仗.是不是.”

  律擎寰看出了她的忧虑和不安.主动说道.

  冉习习垂下眼睛.盯着鞋面.闷闷地接口道:“我是不想你继续为了这个牌子赔钱了.昨晚我睡不着觉.查了一下这几年的市场份额.公司现在的情况真的不好……”

  他并不赞同.甚至打断她:“任何人都可以对它沒有信心.但我觉得你不可以.当年.你从美国回來以后.明明对这一行一无所知.却还是不停地学习业内知识.一连推出來好几款年度产品.这说明这个牌子是可以赚钱的.可以吸引到消费者的.就算现在是低谷.我相信这一次的新品完全可以重塑辉煌.”

  她掀起眼皮.看了看律擎寰.不知道是应该谢谢他的夸赞.还是应该让他别乐观得太早.

  两种面霜.保湿和抗老.从护肤的诉求上讲.真的是过于单调了.

  “这款面霜是从两年前就开始研发的.配方调整过不下一百次.光我本人就去过十几次生产线.虽然我是门外汉.但是.如果这样还做不出一款好的产品.那真的是天道不公.而且.我要求这一次的包装一切从简.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那种瓷瓶來盛装.降低一切可能的成本.”

  说完.律擎寰掏出手机.将一张图片呈现在冉习习的面前.

  照片上.是一个圆肚白瓷瓶.简简单单的样子.瓶身上刻着两个古体字“雅韵”.这就是目前还处于保密状态的新品.

  见状.冉习习本就紧蹙的眉头显然皱得更紧了.

  她在波尼·克尔斯的身边待了三年.很清楚那些国际大牌的营销策略.如今眼看着律擎寰背道而驰.冉习习不由得感到万分揪心.

  更何况.“雅韵”是“硫觅”旗下一款中低档产品.一向都是走平价路线.连超市都有专柜.产品类别很单薄.数一数也只有十余个产品.还不足其他支线品牌的两个大系列.

  “我……”

  冉习习说不出话來了.如果非要说的话.她想.她只能说.你高兴就好.

  见她一副沒精打采的样子.律擎寰不由得翘起嘴角:“放心.市场部做了很久的调研.别以为中低档产品沒有市场.事实上.在国内的三线城市里.这种价位的产品一向走俏得很.贵妇牌在内地的销量毕竟还是集中在仅有的几个特大城市.无法分散.十分有限.”

  听他这么一说.冉习习的心里多多少少增添了一丝安慰.

  她比任何人都希望看到“硫觅”的成功.她知道.那是刁成羲送给刁冉冉的礼物.潜意识里.她很羡慕姐姐.有这么一个可以发挥自己特长和爱好的领域.虽然她沒有那样的天赋.可是.如今她也能靠着自己的专长.参与其中.那种感觉.令冉习习觉得有几分骄傲.甚至有些带着自欺欺人的味道.以为自己也获得了來自亲生父亲的疼爱.

  “我先去找高经理.等一会儿再回來找你.”

  冉习习看了一眼时间.还有正事要做.

  “我送你过去.”

  她睁大双眼:“不至于吧.你想让广告部的人全都跑來看热闹吗.”

  律擎寰揽过她的腰.脸上全都是志得意满的笑容:“当然.要让他们看看.未來的老板娘都这么拼命.要是有人敢偷懒.那就做好被炒鱿鱼的准备吧.”

  说完.他笑着同冉习习走出门去.直奔电梯.

  大老板的即将到來令整个广告部鸡飞狗跳.女人们一听.纷纷掏出化妆镜來补妆.希望能够给律擎寰留下一个不错的印象.毕竟.他可不是经常去各个部门巡查.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.

  看到这一幕.高经理忍不住浇上一盆冷水:“都别做梦了.我要是你们.现在马上就去卸妆.打扮得越朴素越好.小心老板娘看着不高兴.明天就别來上班了.”

  一个正在涂口红的美女酸溜溜地说道:“大明星的度量就那么小吗.许她瘦脸针水光针美白针的.就不许我们化妆了.也太霸道了吧.”

  “就是嘛.”

  她的话惹來一众附和的声音.

  高经理高深莫测地摇摇头:“你们呀.还自诩广告人呢.信息一点都不灵通.我告诉你们.所谓的老板娘.其实不是邱……”

  不等说完.他眼睛一亮.立即闭上嘴.快步迎上去.

  律擎寰和冉习习一起出现在广告部.不过.他们沒有任何耽搁.直接前往高经理的办公室.

  三人进门之后.高经理还一脸殷勤地亲手拉上了窗帘.这一小小的举动.成功地阻隔了无数双正在试图朝这里打量的眼睛.

  合同是早就拟好的.冉习习看了几遍.对几个细节提出了一点小小的疑问.高经理倒是对答如流.令她打消了顾虑.直接签下自己的名字.

  “我明早六点就要用摄影棚.可以吗.”

  放下签字笔.她直接问道.

  “六、六点.”

  高经理懵了.在他看來.只是给一瓶面霜拍几张照片而已.用得着起这么早开工吗.

  冉习习歪过头:“有什么困难吗.我喜欢早一些开工.人比较精神.而且时间充裕的话.一旦出现什么意外.也來得及补救.”

  一听这话.高经理连连点头.直说沒有问題.

  他面上沒有任何异样.心中却是叫苦不迭:看來.眼前这一位不是很好伺候.要求忒高.以后少不了要精益求精.加班更是家常便饭了.

  “请问.你们的宣传方案.能给我看一眼吗.”

  冉习习再次问向高经理.令他叫苦不迭.这位姑奶奶怎么一戳一个准呢.别说方案了.就是初步计划.整个部门到现在也沒有做出來.之前送到律擎寰手上的那几个.全都被他否了.最新的暂时还沒有出炉.大家都怯了.生怕又被打回來重做.

  “方、方案……暂时还沒做出來……”

  高经理下意识地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.

  “那好吧.沒有方案也不要紧.我按照我自己的理解.先做出來看看.大家一起研究.多多沟通.你看这样可以吗.”

  冉习习收起合同.放进手袋里.口中征询着高经理的意见.

  他哪里会有说不好的胆量.要知道.律擎寰就站在旁边.虽然他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沒有说.但不代表他不存在.

  “冉小姐.辛苦了.”

  高经理拍着马屁.冉习习朝他温柔一笑:“还请高经理多多指教.大家一起完成工作.”

  她的笑容杀伤力太大.一直到他们两个人从办公室里走出去.高经理还明显有些回不过來神的样子.脸上呆呆的.等他缓过來.急忙追上去的时候.大老板已经离开了广告部.

  一见高经理走了出來.一群下属蜂拥而上.将他团团围住.打探着最新情报.

  “邱艺白这一次是不是铁定出局了.”

  “那个女人很眼熟.但我想不起來在哪里见到过……”

  “废话.当然见过了.她是NG集团的总裁特派代表嘛.负责《特工危机》那部影片的……”

  “不是不是.我是说在这之前.哎.不信我上网去查一查……”

  广告部的人叽叽喳喳.高经理不胜其扰.一脑袋浆糊似的.只好大吼一声.让他们马上去工作.一众人只好悻悻离开.其中一个大眼睛美女回到自己的座位上.默默地拿出手机.不知道给谁发了一条微信.看粉色视频的网站入口

Tags